洞房夜


时间:2019/11/8 14:12:51





挑眉看着血天君,柳媛媛娇笑道:“我当然要离开了,难道还在这里长住下嘛,又没人管吃管喝。”




“我管吃管喝,等我今天成了亲,我定要请你留下。”




血天君一脸坚定地说。




柳媛媛脸上一红,娇真道:“哪有这样的道理,你可是成亲,我留下来算什么。”




挥着手,血天君笑道:“我留下你,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天天听你的琴声和歌声,就像昨晚,和你分开时,我回去都没睡好,脑袋里总是回荡着你的歌声。”




“男人嘴巴都这么甜嘛,你可是我见过脸皮最厚的一个,等你成了亲后再说吧,到时你老婆可不一定愿意,你天天听我弹琴唱歌。”




柳媛媛说着话,摇身向远处走了去。




穆家庄内已热火朝天,看热闹的人已挤满了穆家庄内庄外的主道,一匹纯白大马和红装素裹得轿子已准备齐。




换上了一身火红色长袍的血天君,也是第一次和女人举行如此隆重的婚礼。




他并未觉得对不住黄蓉她们,而公孙绿萼和叶研等人,更懂得理解血天君的所作所为,他会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按着穆家庄的婚嫁规矩,血天君骑着白马,先在这穆家庄内到处逛了一圈,在临近中午时,才在鼓乐队的伴奏下,到了穆家庄内庄大门外。




血天君毫无厌烦的听着穆龙指派给自己的一个老人对自己所说的礼仪,接新娘子上轿,在庄外绕了一圈,又祭了穆龙的祖先。




一切并未如此而简单地结束,拜堂在饭后进行,穆龙虽只是个富人,但是今天在穆家庄,倒是有五湖四海来的宾客,这已足见他穆龙做善事,已在这里出了名。




一直忙到傍晚,血天君才得已从众酒桌上脱身,他并没喝多,而且一点酒意也没有,故因他喝了这么多久,全都用内力排除到了体外。




刚刚入夜,血天君故作酒醉,被穆龙命下人扶到了婚房。




到了婚房的门外,血天君立刻让下人退了下去,双手一推,进到了房间里。




此时的房间里只有两根长燃蜡烛照亮,虽然有些昏暗,却不足以影响血天君的视线。




床榻边,一袭红裙红盖头的新娘子端坐在那,似乎知道是血天君来了,她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只是身子抖动了一下。




血天君眯眼看着新娘子,心里一惊:这不是穆念慈?怎么新娘子还能被掉包?




他对穆念慈了解虽不是很深,但是穆念慈有着高深的内力,可是这坐在床沿的人,身上却没有丁点的内力,更让血天君发现出端倪的是,她穿着红鞋的脚,比穆念慈的脚要稍大一些。




“额,娘子,夫君我来了。”




血天君没有上去揭穿,而是醉态十足的拍了桌子一下,嘴上一吹,两根蜡烛立刻被熄灭了。




只听床沿上的人发出了一声娇哼,但是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血天君暗笑,这个女子一定是穆念慈派人假扮的,至于为什么她要这么做,血天君想到了自己昨夜所说的话,她被四夜和五夜掳了去,是自己指使,而自己和她两人在密林所做之事,穆念慈并未离开,而是看了许久才回到庄内。




她这是在报复,血天君唯一能想到这一点,可是让一个女人来报复自己,这样似乎更像是便宜了自己。




到了床边,血天君往床榻上一躺伸手揽住身边新娘子的腰,笑道:“老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快点宽衣,和夫君我好好快活快活。”




似乎被他的这句话吓到了,新娘子挣扎了一下,却未起身离开,只是挪了下身子,更像是被血天君拆穿,连大气都不敢出。




“好,我看你能

上一篇:济世小医仙 下一篇:江南,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