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和小宝


时间:2019/11/8 14:12:58




却说一等鹿鼎公韦小宝为了违抗康熙要求他追捕天地会余党的圣旨,带着七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和三个孩子以及老娘一起逃到扬州附近的一座山上,化名沈富贵隐居起来。




众人在此看似过着神仙式的生活,而且表面上和和气气,但是各人心中已有不满,尤以建宁公主为甚。




本来公主从小就锦衣玉食,身份更是万分尊贵,而今却只能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数着手指头来等看似最不喜欢她的小宝跟自己欢爱,每天只有「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多花心」的幽怨。而且建宁生性活泼,为了躲避她的皇帝哥哥,只能闷在屋子,叫她如何安稳。更因为在和韦小宝离京之前她无意中知道了自己只是个野种,而那个爱她的母后「毛东珠」已被归辛树夫妇杀了,如何不让她感叹「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唉!唉!唉!种种的种种让这个本来就有点变态的公主更加泼辣,动不动就对下人非打即骂,整的一只母大虫!




这天建宁正在房里逗双双(建宁与韦小宝的女儿)玩。双双长得粉雕玉斫,她完全继承了建宁的瓜子脸和薄嘴唇的优点,甚是可爱,虽然才一岁,但不难想象长大后是个美人胚子。




这时,韦小宝和沐剑屏风风火火地赶了进来。




他让沐剑屏先带走了双双,然后生气地对建宁说:「你是不是在我和阿珂去金陵的这几天偷偷溜到扬州城里去游玩?」「哪有啊!」建宁虽然有点心虚,但是还是不承认。




「还狡辩,最近附近多了好多拿这我们肖像的捕快,你爷爷的,小玄子真是太狠了。我问你你是不是要我们全被小玄子抓走才开心啊!」建宁一时被韦小宝吼懵了,心里想着:你带着啊珂去游山玩水,我只是无聊去散散心,竟这样对我「,一时眼泪像断线的项链。她捂着嘴,跑了出去。




「看你还能跑去哪,有本事别回来,你爷爷的。」韦小宝在后面怒骂。




再说建宁沿着山路跑着,不知不觉迷路了,迷迷糊糊中忽然跑到一处茅草屋。




「屋里有人吗?我要问个路。」,天已经快黑了,却找不到路,令建宁也有点害怕,声音有些颤抖。




这时候门慢慢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壮实的汉子。




「怎么…是你啊!」




「呦!这不是前些天还威风凛凛的六夫人吗?怎么有空看我这个被你鞭打的狗奴才啊?!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原来这是一个建宁以前的仆人,叫阿德,因为受不了被建宁鞭打而逃走,又不想这样窝嚷地走了,想伺机报复一下韦家,所以住在了这里(其实这里离韦家不远,只是山路曲折),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




「别过来,救…」这时建宁看到阿德不怀好意的笑脸,害怕地喊,一句话没说玩,已被打昏过去。




「这时哪里,为什么绑着我,还蒙着我的眼睛?」脑袋还是晕乎乎,突然建宁身上传来一阵被鞭子抽打的麻痒,由于来人不是想伤害她,所以力道拿捏得很好,让她既有痛感又不会留下伤痕。




「啊啊,不…要…打我,啊!」,连续的抽打让建宁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不要啊?呵呵,你平时打我们的时候怎么不可怜可怜我们呢!」阿德生气地咆哮。




建宁本来就有受虐的爱好(祥见鹿鼎记),在鞭子的亲吻中不知不觉享受到了快感。




「真是个贱人,连这样都能发情,先让爷消消火吧!」看到建宁不断扭动的身子阿德开始觉得口干舌燥。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仆人,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也许就是她娘吧,哪里见过这等尤物,不吃白不吃。




于是阿德扑上了建宁,把她硬抱到了屋里的床上。




建宁开始不断挣扎,知道厄运要降临到自己身上,到最后只能呜呜地抽泣。




突然建宁耳陲感到一阵麻痒,显然是阿德开始他的征服了。




阿德一边含着建宁的耳垂一边说:夫人,现在高高在上的你要被我玷污了,是不是很刺激啊!「建宁一阵大羞,闭嘴不答。看到如此阿德更有报复的快感。他一把脱掉了自己和建宁的衣裳及绳子,一手还不断地舔着建宁的肚兜,说:呦!连衣服都这么香啊!「然后扑到了建宁身上,舌头开始在脖子上探索。建宁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这等舔弄,不知不觉中忘情地呻吟起来。慢慢地,阿德的战场开始转移到了建宁的双乳上。由于双双还在吃奶,所以建宁双乳现在显得又挺又大,似乎不受万有

上一篇:令狐的小故事 下一篇:公主猎奇传